Aug 262007
 

寂寞公路的標準場景

Aug 12 SUN
San Francisco, CA {I80} Reno, NV
下午剪完頭後,傍晚到Emeryville找婷和Michael聊聊吃晚餐,晚上九點左右正式出發,深夜抵Reno夜宿Motel 6。這次旅行的標的是把前二次旅行中在Zion和Death Valley未完成的部份拿下,並順便訪Great Basin NP和了解Nevada中部和Eastern Sierra。用錢部份住宿從簡飲食從寬。

Aug 13 MON
Reno, NV {I80-Route50} Fallon, NV
中午在Fallon的Jerry’s Family Restaurant用餐。並在Walmart購買接下來camping食材和大量的水以防在荒野拋錨。

Fallon, NV {Route50} Middle of Nowhere in Central NV
我想要看號稱是全美最寂寞的公路US50的樣子,並在路上享受寂寞。

路邊一棵鞋子樹 – 為什麼掛滿了鞋子??

“In July 1986, Life magazine described Nevada’s U.S. Highway 50 from Ely to Fernley as the “loneliest road” in America. Life said there were no attractions or points of interest along the 287-mile stretch of road and recommended that drivers have survival skills to travel the route.”

在途中近Nevada中心的某個小鎮,我停下來裝杯冰茶。店內附的小鎮周圍地區介紹和地圖吸引了我的注意。在地圖上我看到了一個地名,是曾在一本西部溫泉導覽看過的一個很奇特瑰綠的地熱泉,儘管那兒太熱而無法泡,但在不遠處還有其他荒野溫泉,和一個印地安小洞,可以湊成一個小行程。雖然這並不在我原本的計畫之中,且已經下午四點了,更不妙的是這一路四十幾哩路都是碎石路,中間只有一戶人家,連店裡的人都沒印象,說那兒真是什麼也沒有。但我還是想去瞧瞧,且回程時差不多可以在夕陽下泡溫泉,晚上再開到Ely,反正這條最寂寞公路看來真的什麼也沒有,剩下的就開夜路算了。

在顛簸地荒漠碎石路上開了一陣子後,心裡想著要是車子出狀況的話該怎麼辦,因為這條路上一台車子也沒有,尤其今天還是週一。反正小心開,別爆胎就是了。越嶺後三十六哩處看到唯一的一處農莊,四十幾哩後到達那地熱泉。的確是很酷。在這貧瘠無涯的荒野大漠上可以看到一個突然隆起的白色小丘,週圍綠草芬美,小丘頂是一個如眼般開口大洞,洞底是藍綠色深不見底的地熱泉,洞壁四週幾近垂直,只能在上遠觀之。四方望去,大漠渺無人煙,和這個神秘的深潭開口形成非常詭異的對比,彷彿在底下連接了另一個相反的世界。

回程途中還是看不到任何車子,在印地安小洞停留並看看壁畫。在這山頂小洞可以眺望下頭的整片谷地,不禁追想起千年前在這洞前,印地安人凝視著這無人的風之大地會是何種心情。

就在走回車前看到一台箱型車捲起土塵呼嘯而過,猜想該不會是農莊那戶人家的車。又再回頭十哩,將近夕陽之時,在碎石路旁的叉路上找尋那處溫泉。在繞到一個小坡上時,突然看到剛才那台箱型車停在一個木造小平台旁,一個中年男子在卸桌子像要準備晚餐。我停下問他溫泉在那兒,他笑笑指著那小平台,說就在這兒啊。

我開心地下車瞧瞧,這是一個直徑約四公尺的圓形小溫泉池,遠方夕下橘紅色地山脊和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喔天,我已經迫不及待要跳到池子裡去了。白鬍子愛搞笑大叔叫班,我剛到時他正熟練地從他那多功能移動娛樂平台中拿出調酒器具-一台他內部改裝過的箱型車、後座已成為床舖,床舖下頭從涼椅、桌子、保冰食櫃、工具箱…一應具全。“喔,這台車真是太酷了”我說,“可不是,之前我可是開台七零的老古董呢。”他對他的改裝十分得意。“可是這台車好像也有點年紀了吧…” 這傢伙看來就和我一樣好玩,為什麼不買台好點的車呢我吶悶著。“沒法度,沒錢啊,哈哈哈”他說。班是一個機械工程師,因為發覺給人做事老是沒法子騰出假來往野外跑,於是做起顧問自己當自己老闆。“啊,原來你也去了那地熱泉啊,很有趣的地質景觀是吧”,我們聊起了我們同樣的行程,整個下午這兒就我們二個人了吧。“今天晚上打算待這兒嗎??”他問我,我說只打算在這兒泡泡夕陽,還得趕到Ely。“哈,不管如何,要不要先來杯Gin Tonic??”,他親切地遞給我冰涼的調酒,我們又聊了聊,班也是從灣區Oakland來的,平常大多和妻子一起旅行,熱愛自然和星空,聊到昨天他在北邊沙漠的夜晚,他說這二天的夜空流星真是棒呆了。“流星!!??”要不是他和我說,我根本忘了曾在新聞上看到這幾天晚上有英仙座流星雨(Perseid Meteor Shower),“對啊,這兒真是看星星的好地方,銀河很清楚…晚餐你打算吃什麼??”酒還沒喝完他又開始熟練地搬出他的爐具了。“嗯…這…我有Tuna Helper(一種方便包意大利麵)…”我不好意思地說。“哈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兒有我老婆做的燉牛肉,我不想冰太久,幫我一起吃吧??”。在大啖他美味的燉牛肉和分享我的牛角麵包之際,我早已決定今晚非得紮營在流星溫泉了。

這又是另一個我人生當中最難忘的星空。班是一個心胸寬闊熱愛大自然的人。我們一邊泡,一邊看著無雲無月夜空中的銀河、北斗七星(Big Dipper)、約一分鐘來一顆爆炸的流星。一邊又聊到曾去過的美景和未來想看的地方,就這樣天南地北地聊。泉水是既暖又厚實,浮力十足,不需使力就可以癱軟在水床裡看星星。“啊班,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像這樣在外露營??”,“唔…嚴格說起來應該從九歲我老爸帶我出來跑算起吧…”。“為何你這樣喜歡看星空呢??”,“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歡這樣靜靜地看著,再來點煙,就很享受…”。大約九點多,一對當地的夫婦開上來加入我們。“介不介意我來點 SmokieTalkie??”嗟,又來了個…在婦人點火的微光間,我才發現她年紀應該有六七十了,要是沒看到,從她的聲音談吐我還以為她是個中年的性感女人。也大概因為這樣,就算在她面前光著屁股好像也沒啥感覺,反正除了星星什麼鬼也看不到。她先生是這附近礦場的經理,一家在這兒住了二十幾年了。“二十多年前,這條公路真的什麼都沒有,自從被封最寂寞公路後,Eureka可就再也不寂寞了…你們怎麼會知道這溫泉的??”,“ㄜ…書上寫的”唉,我果然也是衝著那名字來湊熱鬧的觀光客之一。“啊,又是那些溫泉書,也難怪這幾年會有外人跑來這我們享受二十多年的地方了…”,“ㄜ…不過現在internet很發達,所以…”班也不好意思的說。“不過也因為那些書我們也泡了幾處Colorado的好溫泉,嘿嘿”婦人笑笑地說。我們又聊了一些這地方的過去、溫泉和極光等等的事。徐煙裊裊、星光熠熠、銀河下的荒野,小巴車。泡熱了,起來披衫抱著腳看星星,微風吹來,老二涼涼的。聊累了,不說話,“啊,你有看到剛那個嗎!!”下一顆長尾巴的驚呼自然又會打破寂靜。要是身旁再來個嬉皮妹,老實說我感覺回到了上個世紀。“馬的,這才是我孤旅的第一天啊,已經這樣了接下來怎麼辦…”我想著。看著流星,我沒有許下任何願望。“活在夢裡的人才沒有夢”想起了一個網友寫下的這句話。在人生的關口上我期待從這趟孤旅中找尋一些想法和答案,從未一人長期在旅行中面對自己。只是沒料到才第一天夜裡和班聊了聊後,隱約中,腦子裡對未來的想法已有了一些雛型。“人不能活在恐懼裡啊”他是這樣笑著對我說。何嘗不是,儘管自忖已是朋友間最不知天高地厚的了…仍然從小就被教導如履薄冰,怕又考最後一名,怕學的東西找不到工作沒頭路,怕讓愛我的人失望,怕自己不比別人優秀,怕卡兒還沒辦到出狀況怎辦,怕沒有結果的感情,怕不趁著房市低迷貸款買樓會虧大,然後怕混小子沒出息,怕中年危機,怕變成鼻毛外露的老僑,怕在錫安深谷夜裡被山獅一口咬定…啊~他馬的…『賴活不如好死』,至少我是這麼想著。

深夜裡老夫婦和我們道別,本想照班建議地在星空下露天而席,好在老夫婦告知這可不是個露天露營的好地方,但可怕的,不是他們口中的蛇和蠍子,該死的是…驢子(Burro)。從深夜後,我就開始可以聽到那如殺豬般的驢嚎從四面八方慢慢迫近,我覺得他們是在和我抱怨,你他媽的睡在我喝水吃飯的地方是怎樣。無言的小丘上、墜落的星空下,達達的驢蹄聲是個美麗的錯誤。我可以聽到從地上傳來的蹄聲,一群驢子一邊抗議一邊慢慢向我踩進。直到最後在我耳邊嚼起草來,偶爾來個瓦斯槍爆音。我嘆了口氣,睜開眼,二點半了…僅搭的內帳是全網式的,至少還可以看看星斗殺殺時間。側過身來看看小驢子在我二公尺身旁吃草的身影。其實他們還蠻可愛的,像迷你馬一樣,只是叫聲有夠難聽。聽老夫婦說這些年來這一帶有些人就愛帶槍來殺驢子,沒有什麼目的,就是享受扣扳機的樂趣…突然想起了吃著草的水牛(Bison)。”什麼樣的夜啊…”我想著。

就在半睡半醒間,總算在五點左右天光微明時,驢子大會慢慢散去。我起身瞧瞧四週,班還在敞著後車門的車床上睡的香甜。我彌留地走下山丘四處晃晃,回來泡個咖啡配著牛角麵包當早餐,再來個早晨泡,呆呆地看著破曉的陽光灑在山巒上的顏色變化。

It put the Sun into my life
It cut my heartbeat with a knife
It was like no other morning

想著之後應該也沒興趣去burning man了,這些驢子應該要比那些圍著火人跳舞不知所以然的人酷多了,就像那些在乎表象遠大於內在的人事,印著L和V奇怪款示的難看包包,令人感到非常疑惑。班哀嚎了一下,爬起床來嚷嚷道他應該帶把彈弓來著,然後他發覺他的輪胎爆了一個,然後躺在車下渾身泥污的他,發現他的大卡千斤頂竟然還比不上我的小車頂管用,然後他跳進池裡、吃了早餐,和我互換名片擁抱道別。班接下來到南邊的鎮上補好了他的輪胎,並興奮地在老夫婦兒子的礦場第一次看到現場炸藥開礦示範,並在之後到Yosemite和妻子會合。我則繼續一個人開著車朝錫安峽谷前進。

在這不再寂寞公路的外頭某處寂寞的溫泉,我想我找到了些一輩子的東西。






——————————————–

嘿嘿..我來搶頭香…
你騙人,說什麼星期五會寫好…
害我一直苦等著….

欠我一個人情ㄟ…

Kitty Lu at August 27, 2007 02:24 AM comment

哈哈,Ki~tty~
什麼欠人情,來這套,又不是小喬
因為很久沒有寫東西了
加上想把這天記得仔細一點
所以拖得比較久
金歹勢,為還妳這個人情
決定下次看到安安親她一百下
並附上一家cheesecake功夫店的蛋糕

Derek at August 27, 2007 07:55 AM comment

我怎麼好像看到我了的名子…
Derek又騙我們,說什麼星期六要post~~~

at August 27, 2007 12:07 PM comment

對了…上面那篇也是我…

Joseph at August 27, 2007 12:07 PM comment

小喬你現在都已公司完全制霸
不要連kitty在這跟我的小摩門都來搶好唄
我的確是週六po咩,只是半夜啦~~
一看就知道不常到人家blog留言,傻B一個 : p

Derek at August 27, 2007 01:00 PM comment

看來你對我送傑克的L和V生日禮物有點小嫌棄喔 :P
你覺得對你目前而言,你這一輩子最想要的是什麼?

Karen at August 28, 2007 07:22 AM comment

也很想感同身受一下……
但是好遙遠呀

阿桑 at August 28, 2007 04:06 PM comment

Karen,
是的,我覺得妳就是上天給傑克最好的禮物了(小喬上身)
我想要活在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滿足地活著

阿桑,
這正是我對哥兒們婚禮的感覺啊 Orz
我知道那個場景,那個摩門你一定會超愛,超愛的~~
不要緊,不像結婚(最好)只有一次,青山依舊在,不怕沒得去

Derek at August 30, 2007 05:19 PM comment

有不虛此行的感覺喔..我也要借Michelle那本書啦..

Vivian at September 1, 2007 04:53 AM comment

我也好想在滿天星斗下泡溫泉喔…
不過前提是要分男湯女湯才行……:p

第二集甚麼時候出來啊?
狂力催稿………….

newnewest at September 2, 2007 04:01 PM comment

新訂單同學,

想來您已經過著神仙般的生活有個把月了
當初信誓旦旦說,「沒工作的人如果還不準時把遊記交出來實在說不過
去」,一晃眼已即將滿月,卻還是千呼萬喚始不出來,難道您就這麼狠
心,不讓我們這種老是折腰的可憐蟲過過乾癮嗎?
亦或是,您老還是過著被壓榨的課堂生活呢?

雖然是拿著鞭子來的,還是要說中秋節快樂,才有笑裡藏刀的fu啊
嘿嘿嘿

超想說”恁祖母”飆髒話的蝸牛蛋
snailegg at September 21, 2007 11:57 PM comment

Vivian,
書在Jack那喔~

newnewest,
再等會兒,不急不急,接下來也沒啥特別有趣的了 :~

蘇三,
阿技啊~~多謝~~”恁祖母”真是讓我感到很溫暖啊!!一年難得幾回聞 :~
的確,前陣子是過著剛開學非常忙碌的日子
妳在背陰陽性,我也在學,趁著這段時間要把幾個長期的計畫一一踢上路
這陣子學校上手了,又開始在忙著處理一些恐懼
放心,等到事情都忙完了,又多了那麼多有趣的事可以記下來
又是新的一頁的開始囉

Derek at September 22, 2007 05:53 PM comment

人家說好戲歹拖….
阿..你也太會拖戲了吧….

作業還不趕緊交出來…
小心惹眾怨唷….

常上來看,卻老是不見更新的唷….
@_@…哈…

ps:你留鬍子後,安安開始對你很陌生了起來哩…

KittyLu at October 1, 2007 02:48 PM comment

大哥,你去流浪回來~
感謝你來電慰問小妹
我可能是在台北日子過太爽,回來以後救受傷工作又忙,現在還感冒了,還好媽媽在身邊可以撒撒嬌
你呢? 好嗎? 欠我的 hug 加上利息變多少啦?
告訴你阿,St. Louis 很適合修身養性,下次要流浪不妨考慮一下

weimew at October 9, 2007 12:52 PM comment

Kitty:
會啦會啦,十一月時間就真的比較多了
十二月考完試,放假前大家都跑光了,就我一個在這,又更閒了

真希望能有個兒子,降他以後就可以去把安安

Weimew:
有空就打電話來吧~~ Derek at November 3, 2007 12:05 PM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