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62007
 

12/27 Tue
San Jose, CA Santa Barbara, CA
近中午之前才出發,先到Santa Cruz晃晃,冬天的Santa Cruz除了一堆懶洋洋地躺在船塢上的海獅(sea lion)之外什麼也沒有。小丑機器人無精打采地定格在那兒、獎品的轉輪還停留在夏天的最末。有時後反而覺得走在冷清寒風裡一切散盡地碼頭、遊樂園,在記憶中是格外的深刻。

因為太晚出發的關係,跳過Monterey,在Carmel-By-The-Sea稍稍繞下去看一下。沒有特別驚豔的東西。17-mile Drive還OK,在這個陰冷且刮著強風的日子裡,配上Hable con ella的原聲帶,感覺有說不出的淒鬱。其實對這兒小家碧玉的景色不是很有興趣,不知為何亞洲人華人特愛往這兒跑,可能是有豪宅美園高球場的緣故吧。

Lone Cypress

一號的海岸線倒是無話可說的壯麗。從Big Sur開始就一路澎湃到天黑我看不見為止。可惜時間問題,並沒有全部看盡。沿著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基在浪花上陡峭地懸壁蜿蜒而馳,那種連遠方的一塊烏雲,在海面上降雨的區帶都清楚可見的視野,是非常地讓人感到心胸開闊。喜歡看海。

晚上在Sycamore Springs(4*)用餐、泡溫泉。這個溫泉做為海岸線之旅停留的一個點非常地合適,在山丘上隱密性高不受打擾的露天個人池雖略有樹蔭遮蔽星空,但在夜晚泡起來仍是非常的享受。因熱門而行前必需預約。夜宿Santa Barbara。

12/28 Wed
Santa Barbara, CA Los Angeles, CA Ridgecrest, CA
起得晚,在Santa Barbara碼頭邊吃個早午餐,然後在市區晃晃並看看法院和修道院這二個西班牙特色的老建築。法院裡頭的確是古色古香,再慢步上鐘樓吹吹風眺望整個市區,非常地舒適。在任一西方歷史小城中心地標的塔樓,只要市容還保有一點古風再加上視野不受阻礙,每每登高望城,總讓我感到一種出脫古今地幽適與浪漫。 Mission修道院還OK,在看一些歷史介紹時,不經意地問了一旁一個同樣來自南灣的人Mission這個字的問題,結果他突然變成一個導覽員,從加州的縱貫線El Camino Real、各個男子女子地名由來到西班牙殖民史,仔細地上了一堂課。傍晚到LA只稍微停留吃個飲茶就繼續上路,實在是太趕了。夜宿Death Valley園外的小鎮Ridgecrest。

12/29 Thu
Ridgecrest, CA Death Valley NP(5*) Tulare, CA
Death Valley非常廣大,加上吃完中飯才往裡開,一天的時間完全不夠用。一路上開闔的荒燥乾瘠峽谷,圍繞的山巒頂上覆著白雪,視覺上的反差很大,有種冰火九重天的感覺。

Sand Dune是非常值得下來走走的沙丘,脫了鞋子可以寫字可以滾翻滑像孩子般玩得不亦樂乎,下次有機會再來我想帶張海報紙看能不能像馬蓋先那樣滑沙。

Zabriskie Point順著紋路起伏的外星球地表往Bad Water望去,是個適合在夕陽時分流連的好景色。到了Bad Water都已經天黑了,完全沒時間把這兒好好看盡,儘管對這兒全然空無的景色氣芬非常地有感覺,心裡清楚還得再回來這兒一次。

在漆黑中只是不斷地往Bad Water平瘠的中心走,那時並不曉得腳下踩的嘎滋作響地是龜裂地鹽晶板殼。然後就在不知盡頭是何時時停下,躺在那兒看著星空,另一個會記得一輩子的星空。若不是閃爍地星空提供變化可尋,在死谷谷底停止流動的空間裡、絕對的默黑與死寂中,時間是靜止的。無數個拍打著海浪太平洋島嶼的星夜,紅色大地中心的清冷銀河,在這地表深處,這些夜晚是聚在一起的。

晚上走CA178、CA190到Sequoia NP附近過夜是難以忍受的迴旋山路,完全不該走這條,這大概是這輩子開過最彎曲的山路了,在美國要找到這樣開法的公路大概也不容易。在無人地深山裡蜿蜒,一個轉彎一幢藍鬍子古堡般地宅房赫然矗立在夜裡。是誰會孤絕在這裡,真吶悶。到了Tulare已近半夜二點了。

12/30 Fri
Tulare, CA Sequoia NP(4.5*) Fresno, CA
時間再度控制不佳,只有半天的時間大略看看這個國家公園。但倒不是那麼擔心,畢竟還算在SF開車的射程範圍裡,有機會再來好好了解這兒。走了幾個輕鬆的原始神木林步道,看了那幾株最老最巨的紅杉Sequoia。倒是在太陽下山前,趕到Moro Rock上看夕陽(5*),成為此行最難忘的回憶。冷到不行,且寥寥二三遊客都在太陽下山前走光了。這是這輩子看過最夢幻的夕陽之一。後頭是覆著白帽的粉雪山尖,上頭是碇藍的天,夕陽澄澈的光芒從地平線上聚散的雲口中射出,被夕色暈染地粉紫的雲海,在底下的山巒間奔騰漫流。最後一刻,所有的光輝終將收攏褪散在天地間,剩下地,只有遠方平地上家家戶戶裡頭的透出地溫煦燈火。毫無疑問地,這是一生中永遠的一刻。(*註一)

12/31 Sat
Fresno, CA San Jose, CA
在Fresno吃過中飯便驅車回San Jose,在今年結束前回到Sunnyvale。天,沒想到在找不到還開著的餐館的情況下,今年最後一餐竟落地得在五餅二魚解決。回程237的路上剛好十二點,又是新的起點。

*註一–在夕陽或破曉時分的大地天色,是最奇幻色彩最豐富的。準確的時分可在抵達各個景區時詢問當地公園管理員。






——————————————–

又是我坐沙發….

YEAH…
終於等到你更新新文章啦…
真是不容易阿…

Siu Kit at November 3, 2007 03:27 PM comment

how come Kitty got 頭香 again?? Write something about 2005 at
the end of 2007, I have Deja Vu….

Angela at November 6, 2007 06:14 AM comment

Kitty這麼捧場,實在是很不好意思~~ : )

Yon-te:
哈哈,因為這兒看得人不多,所以Kitty頭香拿好玩的~~ XD
關於什麼的Deja Vu呢??
難道是八點多下班前可以到美女角落的cube抬槓的美好時光嗎??

Derek at November 7, 2007 04:27 PM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