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82007
 

和櫃台交待備留一份鑰匙給她後,我回到房間,把想吃飯的地方抄在紙片上,塞進從皮箱拿出來的長外套。東京真的很冷,比起來舊金山除了較溫暖,場合上也不像這兒籠罩地厚重感、深色大衣是街頭成年人的制服。窗外磁氣迷離眨呀眨地高樓紅色警示燈,鋪陳了東京獨特冰冷中柔和的夜色。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 Lali Puna – Together In Electric Dreams


我終於來到這兒了,在三週假期的最後一晚,經過一年的等待。沒有刻意模仿電影邂逅的情節,只想找一個最好的地方渡過我們假期的最後一夜,一個有美好夜色的地方。下樓叫了部計程車前去新宿車站。精緻和招待料理吃久了,一旦回歸到孤獨異鄉人的身份,就想找能解原始飢餓男人本能的地方大塊料理。這次回台其一遺憾就是沒能多吃幾碗那種鬍鬚張型的肥滋滋魯肉飯,其一發現則是失根蘭花何時能在重返土地時得到內在完全地安定感。不是母親的廚房料理,也不是從小長大土地的巡禮,而是在深夜一個人 – 真正地一個人,回到通化街來碗意麵加魯蛋海帶豆乾。也許有天意麵也會和其他曾走過的店家一樣消失,帶給我更多的愁悵,但人生不也是不斷地折騰在這種過程之中嗎。也許那時,我也到家了。

車子停在車站出口,走著同樣的路,經過Tower唱片行,穿過路橋下頭,走到對面的高島屋去吃名代豬排飯。想起一年前隔壁的今半…2006又是人生中奇麗的一年,開始在矽谷漂著垃圾味的237公路上,結束在台北自家頂樓的101煙火秀前。有些莫名其妙掉下來的禮物,也有些失去的,還有些奮力得來的。想來,一年就這樣過去了。一個人坐在吧台前開心地豬排大口咬定,和四週桌位成伴在週末前來的人們,顯得有點像阿部寬一個人開心吃燒肉的味道。沒有不安,因為是內心是很平靜的,加上還有一個在東京目前為止遇過最甜美親切的服務生,願意照顧這個有點餓過頭的外來客。豬排不錯吃,但沒有到超出預期美味的程度,種種包滿什蔬的小菜、湯裡,還是可以找到日本人講究多樣地但味覺上的平衡。離開時已是健康飽,但還有下一站武藏拉麵要吃,看在今晚是第一也是最後一晚一個人城市晃盪的份上,硬是挺著肚皮穿過西口再喀一碗拉麵。這碗重油的”あじ玉らー麺”帶來的感動,一直到離開日本後隔週,還是四處找尋可以填補那份油膩溫暖的東西。

九點多了,在路旁撥了通沒接通的電話,想來還有時間,去附近走走吧。搭電車到涉谷,體驗一下那種異世界的感覺。聽說那間星巴客是全球最賺錢的,邪惡帝國的印鈔機。初到貴寶地,除了唱片行,還是只會去唱片行。拿了Guitar的Saltykisses和Radio Dept.的Pet Grief。一個像T的女生和我同時到台前詢問目前的播放音樂,每當在唱片行看到別人同你一樣耳朵豎起的有趣本能反應,都會很想走過去握握手,交個朋友。另一個戴著厚重眼鏡的女孩,抱著我想要帶走的CD。有點大眼蛙,溫溫鈍鈍的樣子…十一點了,我想我該回去了。

記得小時候和朋友騎著單車,從東區一直到八里的八仙樂園再騎回來,那時覺得都快騎到世界的邊緣了。突然間你連結了這個似乎尺度不斷在縮小的世界,到許許多多其他人的小世界。但疑問並不因此而減少,帶來的卻是更多的尋找。我還記得那個朋友在我最難過時曾陪著我,在國父紀念館騎著單車聊天,聊到沒得聊了,就這樣靜靜地一圈又一圈地繞著到半夜三點。回到家時焦急生氣的父母,聽完我的話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叫我下次別這樣叫他們擔心。我想我們到現在都還在追求那些曾經渴望的東西,也許有些人放棄了,我不知道原因,但很高興的是我們曾在一起溫暖彼此、分享悲喜。就在我踩在渴望裡,週圍是既沉重又疏離,同時間我們之中有些人就這樣靜靜地走了。我不知道這樣的無常啟示了些什麼,只知道我必需再試一試,努力地往自己的方向前進,儘管是繞著打轉也好,總有天會再回到我的原點,不然今晚也不過就是另個迷失在人流燈火裡地一夜。

想起了今早在漁市的機重車前,聞到車子廢氣味時開心的她。她說,好想念台北的味道。東京的味道是什麼…大概是煙味吧。看著複雜的電車網絡圖,想起了每次要開始認識一個新地方的新鮮好奇感。我總是到一個地方就愛上一個地方,也許有天會很快地習慣這兒。至於是不是下個人生譯站還不清楚。總之,先來晃晃再說。






——————————————–

好命人

阿桑 at February 7, 2007 05:14 PM comment

看你的文都有某部份被觸摸到的感動
great!

bryanwings at March 2, 2007 09:28 PM comment

bryan,我也是…
我覺得我有些孩子氣的固執
和不可救藥浪漫,和你有些類似 : p

Derek at March 5, 2007 04:39 PM comment

看完你的文章,我堅信我回台灣有多幸福~~
我已經回到台灣了喔。

你提的柏市;我也在那有認識的女孩~
那女孩現在在台北找到她的幸福了!!
呵呵~~~

東京生活誌 at April 13, 2007 03:03 AM comment

哈哈哈,相信我,妳決對是幸福的
媽媽的話真是感人啊
我爸都嘛是說,男孩就是不該走旁門左道
吃苦才會成長

是嗎??哈,希望有機會能認識她
我覺得那個地方非常地中壢

Derek at April 21, 2007 04:45 PM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