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32005
 

轉貼自包子DC遊記其中一部份

5/24 Tue
這一天雨下得更兇了。下雨天總是讓人覺得煩,對旅客來說尤其是,當然下雨天大可以有雨天的處置辦法,呆在室內就可以逃避沒有陽光的室外風景,可是心理上還是有種屈從的不滿。想起來有點可笑,不管有沒有陽光,相機裡面帶走的影像只是個人的記憶,而下雨天正是真實旅程中不免會遇見的狀況,我還是殷殷期盼有漂亮的陽光,嘀咕不賞臉的壞天氣,好像陰沉的天色不夠顯示旅途的美好,好像要證明給誰看一樣。

因為下雨,我把名單中沒有室外庭園的博物館先槓掉,先去了Washington Design Center,這是一棟七層樓建築,裡面有近百家一線家具裝潢公司以及樣品屋,主要提供給設計師以及買家來參考。逛家飾店一直都能滿足我的怪癖,這些支解過的廚房、客廳、臥房和浴室一隅因為沒有隔間的阻攔,隨性卻又刻意地呈現一種美麗,我也因此能方便地重新解構這些設計,在我腦海中重新拼貼出另外一種模樣。

傍晚我搭地鐵到南方距離五角大廈不遠的Crystal City,我本來想趁著雨天當隻地鼠,好好晃一圈那裡的地下商場,結果頗讓人失望,感覺好像逛到美國版的西門町獅子林。回途的路上經過五角大廈旁邊的巨大商場,跟所有美國的mall 沒有兩樣,最後我隨便買了個潛水堡就搭火車回家去。

5/25 Wed
今天天氣涼爽,卻還是陰。我把今天貢獻給了DC的歷史區域George Town,這一區多是三層樓以下的矮房子,綠蔭扶疏,沉靜可愛。約翰甘迺迪和賈姬夫婦在本鎮擁有多幢房子,總共有十棟,排列出他們相識、求婚、結婚、生子、餐聚、當禮物的政治明星的私人地圖。主要的兩條幹道都是商店以及餐廳,商店都是平常最常見的那幾家,用英文講,這個老鎮基本上已經被gentrified了,看來看去不是Banana Republic、A&F、GAP就是 J. Crew,看起來風格獨具的小鎮風光因此也變得有點乏善可陳。

晚上搭公車回火車站之前我走進一家越南菜館點粄條吃,因為還不算晚餐時間,餐廳裡只有我和另外一桌。這群洋人中間有個東方臉孔的女孩不曉得什麼緣故突然站起來用英文跟我攀談起來,最後問我會不會講中文,我說會啊,她問我從哪裡來的,我說從台灣來的,她用英文說,喔,我把台灣當成中國的一部分,言下之意我應該說我從China來的,這下子暴露了她的大陸身分,我笑笑,心想,隨便妳怎麼講都可以。很奇怪,大陸很多這種「憤青」,他們很積極地想了解你的國家意識,知道了又怕你不能意識到中國和台灣是一體的觀念,迫不及待要糾正你,在國外也要在意識型態上進行統一的工作。

向一個旅人宣傳國家主義的正確性顯然是一個有欠思考的決定。如果旅人不是要穿越疆界,走過無形的藩籬,解放那一點把自己歸類在每個籃子裡的宿命,他們也就不需要出門去。這位傳教的人告訴我應該歸向哪裡,可是我暫時只是個遊移的座標,每一個位置都是暫時的,每一個稱號都只是現在而已。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