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12007
 

來源 : 包子的地下室

朋友凱文和爵士樂老將Jon Hendricks及Jon的小女兒,三人最近在時代廣場附近的Birdland音樂餐廳演出。我去看了周五晚上的秀,這場秀分上下兩場,第二場演出的時候,本屆獲艾美獎爵士樂項目提名的Karrin Allyson現身觀眾席,被主角三人拉上台即興演出,表演精采讓人嘆為觀止。

每次看完一場精湛的藝術﹝表演﹞工作者表演或展覽之後,我總是一方面覺得感官體驗與智識獲得高度的滿足,一方面又有種深刻的虛無感。這種虛無感的核心是一個巨大的問題:「那我現在在幹麻?」我只是一名觀眾,而已。

享樂主義者也許認為人生的終極目標就是快樂,但是我總覺得要快樂並不難,一個人只要學會了「放下」的訣竅,安貧樂道垂手可得。這個道理就如同於,找工作並不難,一個蘿蔔一個坑,一個人的願望有多大,能感到愉快的水平點有多高,就能決定他的去向和快樂的程度。

可是我心裡頭有個使命感,那個使命感總是在自己受到別人巨大的才氣與勇氣衝擊的時候,衝出來鞭笞我,要我挑剔享樂主義的毛病。

人生的態度不能假裝成故作開明的模樣,心靈雞湯和勵志小語只是廉價的精神蠻牛,才情與幹勁卻是假裝不來的。






——————————————–

“心靈雞湯和勵志小語只是廉價的精神蠻牛,才情與幹勁卻是假裝不來的”
我不能同意更多。

mars at April 25, 2007 03:41 PM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