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12005
 

11/7
離開台灣整整二年又三個月了,返台前的夜裡,竟睡到一半驚醒,興奮的感覺,就像到馬袓當兵時第一次要放返台假前一樣。在機場枯候時打好返台的行程,只有六天,實在太寶貴了,一定要照表操課。在飛機上旁邊坐的,是個看得出來教養很好的蘋果臉ABC女孩,在聖荷西長大,父母來自台灣。她要回去台灣玩三週,和她聊到去那兒玩,聽得出她對台灣不論感情上或理解上,似乎有種似懂非懂的矛盾。我很清楚那種感覺,就像自己回到香港父親的故鄉時,依稀有種欲拒還迎的情感。在她睡時我開了張印象裡喜愛台灣地方的清單給她。這一直是我想作的清單,招待國外友人的參考。出了機場拂來地是一股熟悉的溼熱,一跳上巴士就昏迷到泰山收費站才起來。接下來從高速公路看台北,有很多感觸。第一個是經過五股三重一帶,看到破舊的公寓很驚訝,從前不會覺得自己的狗窩看起來如此破敗,但這時看到的感覺,就像小時候去香港看到機場邊的雞籠大樓一樣震驚。內心在質疑自己怎可嫌惡這孕育自己的地方。小時候也是在這種有紅色膠皮扶手的四層樓公寓長大的啊。第二個感覺是什麼東西都變小了,重新橋、圓山、建北高架,東區,晃一下就過去了,像影片在倒帶。回到家又是一陣陣複雜的情緒。我擁抱了父親,這是這二年來一直想做的。不過就像管群後來和我說的,這一切的不習慣,都會在待上一陣子後很快過去。二年沒見小強,我並沒有被嚇到,還是和以往一樣立刻抄了報紙往它身上招呼。

11/8
白天理髮、配眼鏡…回來要做的雜事不少。晚上搭巴士南下找Daka借車去新竹找Water,Sunnyday。搭計程車時看到後照鏡之間間不容髮的完美技術,都快忘了自己還天真地一度以為紐約市的計程車是最彪悍的。但就按喇叭的隨性來說,紐約市的小巴小印還是略勝一籌。半夜開車太慢一直被跟車,被 sunnyday恥笑,那個從前下坡不踩煞車的糟康到那兒去了,我和他解釋,不是這樣的,黑暗之中彷彿巷口都會冒出Stop Sign,而其他車子對閃黃燈卻似乎視若無睹。高速公路上,又慢的和什麼一樣。晚上在水家我們三個人聊天。水的家裡沒有水可以喝,打開冰箱是啤酒和甜飲料,上頭冰凍庫都是冷凍包子水餃,我像Queer Eye裡的酷兒一樣感到不可置信,好一個竹科工程師的冰箱。水家客房的萬人床還真好睡。

11/9
在竹北發油量最大的加油站加油,驚訝既然可給問高出其他站一點的時薪,為何不加裝個油氣回收設備照顧這些年輕的工讀生。中午回中央辦事,找教授聊聊,吃後門的蔬菜拉麵。晚上看大學同學在工研院打球,大家都在努力賺錢,談的也集中在股票、公司,長短線…不知為何,我為工程師的生活感到淡淡的哀傷,就算換在矽谷,也是一樣吧。不過人一多就沒法子聊太多東西,希望下回有時間和一個個同學聊聊。

11/10
晚上和翔和他女友到張爸家。我真是愛死永康街了,這兒和通化夜市是二年來最常想念的地方。看到他一歲出頭的寶貝女兒,超超超可愛。當和自己最要好的老友們聊天時,第一次有個小baby出現在一旁咿咿呀呀黏著時,空氣中的氣氛突然變得截然不同。想起從前在他家日夜昇歌的日子和他的叔伯,如今突然自己也成了叔伯輩,有種複雜微妙的感覺。小孩子是神奇的,從張爸由頹廢轉為朝九晚五的居家男人可以知道。不過在小女兒被帶開洗澡、只剩我們三人後,話題立刻又回到男人間的對話。我喜歡和念社會學的翔聊天,總是讓我聽到一些有趣的想法理論。晚上回天母老家看外婆、阿姨、乾媽。

11/11
晚上和朱樂姊弟、蔡,樹宣這些小學老友聚,二個在軍中,一個擺攤,一個在台中,沒預約的我竟然剛好可以在半夜十二點把所有人湊齊,真是天意啊。從小一起長大的老友,一見面就可以敞開來聊,感覺就是不一樣,既感動又快樂。二隻小柴犬真皮,聊到半夜四點半離開。

11/12
下午在101晃,101雖然外表不行,但裡頭的空間設計真的是沒話說。晚舅舅家和表弟一堆朋友吃飯聊天。他家的氣氛還是一樣歡樂。好客能幹的舅媽又變出一大桌台菜,他們家大家庭式的熱情和氛圍是我從小就羨慕的。半夜到wayne家小聊。

11/13
家人日。午整備,下午又和daka到101附近晃晃,沒有想看的電影。晚上和家人、高華、寶馬、翔、群在東區飲茶,之後送daka到台北車站,而後回家整理行李。一些自己想一個人東摸西弄的事還是沒時間做,只好胡亂抓些相片,CD塞進行李頭。這六天平均每天只睡四小時吧,感覺每個細胞都快蒸發了,但把心靈上的枯竭給完全充飽了。隔天週一一早飛離台北。

遺珠之憾 -
來不及和狸、Bob、Amina、凱爺郭哥、志明、小江、雪子、SB同學們見面聊聊。






——————————————–

人家最近也回來一個禮拜說
不過我都走悠閒路線
你這樣爆肝太猛了說

只是要再度面度分離真的很難…
人長大了就必須這樣嗎?

baonei at November 21, 2005 10:55 PM comment

也許吧…

Derek at November 22, 2005 04:40 PM comment

可以理解你說的工程師的淡淡哀傷,
我親戚也有人做工程師,
一聚餐的確也在討論股票的事,銅味不時飄散出來,
(不說臭,因為每天都要用的東西不能污辱它)
連在旁邊聽,都覺得很傷腦筋啊!

我寧可聽工程師講些電子什麼的,聽不懂時還有點美感,
關於錢的事,就算聽不懂都是沒有美感的。XD

raura at November 22, 2005 09:38 PM comment

同學會見得到你嗎?

bryanwings at November 23, 2005 06:26 AM comment

張爸啊,呵呵,小朋友好可愛,代我問候他…:p

bryanwings at November 23, 2005 06:29 AM comment

raura:
妳讓我了解為什麼隱約我覺得那兒不對勁
倒不是銅味的問題,而是我想想很少聽到在業內的朋友
覺得工作內容很有意思、很有趣,感到滿足…
又想了想,身旁有那些人是樂在工作的呢?(但非工作狂)
有是有聽過,但真的不多…

bryan:
米國同學會見的到:p
post說你有可能會來不是嗎
哈,你還記得群,我回去和他們聊到老同學,還提到你
當然又是吹捧了一番

Derek at November 23, 2005 02:56 PM comment

To Derek:

有阿 我阿 我樂在工作阿!!
即使上班快兩年 我還是每天迫不急待去上班
實在太有趣了!! 你想想 談金融 證券 股票 其實很太具象
更深一層的意義其實很廣 集合心理 生理 社會 趨勢 環境 數學 一堆有的沒的
當我一步步克服這些看不見的障礙 那種戰勝一再出現的挑戰
難以言喻阿~~~
所以到現在還是早到公司 滿心歡喜把電腦牆給打開 開始一天的工作
為了自己工作 那才是得意!!
明年我要出書啦 寰宇出版的金融用書!! 一人去給我買一本去~~!!!

zenb at November 29, 2005 12:15 AM comment

嗯,你是我知道少數樂在工作的人之一
為你感到開心:)
我則還在摸索自己的階段
下次回去不但要買你的書,還要找你去吃蛋包飯…

Derek at November 30, 2005 04:10 PM comment

看著你寫的 好像是我自己也回到台灣了一樣
好多感覺都是我會親自體驗到的吧
你讓我好想回去瞧瞧啊啊啊

misstt at December 1, 2005 12:59 PM comment

嗯,你回去感受一定比我深刻多了~~
我記得你是回不去吧 XD

Derek at December 2, 2005 12:35 PM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