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072005
 

xl_girl_with_a_pearl_earring

她第一次見到他時是在家裡的廚房,她習慣把蔬菜切成一塊一塊的排成一個圓形,把不同的蔬菜擺在一起,就像在做派一樣。

他問她為什麼? “那些顏色排在一起會打架阿”她說。

第二天,她就成了他的女傭。

他是鎮裡有名的畫家 Johannes Vermeer,她幫他整理閣樓的畫房,一個連女主人也不能進入的禁地。每天看著他一點一滴完成的畫,是她最快樂的事,他教她調製顏料,教她分辨顏色, “你知道妳為什麼可以把洋蔥跟蕪菁分開?因為他們是不一樣的白色,灰矇矇的天空,也有各種不同層次的灰色”。她深深受他的吸引。

同時她的命運卻繫在屠夫的兒子身上,她的父親原本不希望他們交往,她一想到他塞滿血肉的指甲縫也感到噁心,但她的薪水已經漸漸餵不飽家人,嫁給屠夫至少就不愁肉吃,父親沒了反對的聲音。父親失去了視力,也失去了尊嚴。

有一天,畫家必須要畫她了,她用藍色及黃色的布巾,以她特有的習慣,把頭髮還有她的自己,緊緊包住。每天下午,他的視線都放在她的身上,他的手指、他的畫筆描著她的臉、她的眼睛、鼻子和嘴。

但這幅畫卻少了平衡,他應該加上一個東西,那是什麼?畫家陷入苦惱,而她早就知道答案。
最後他懂了,她必須戴上女主人的珍珠耳環,讓珍珠耳環,映照出她眼珠的光。
她回過頭,幽幽的望著他,眼裡對女主人的恐懼,對命運的無奈,對家庭卑鄙的不堪,對他的愛幕, 還有耳垂上掛著珍珠耳環的痛。

然而,歇斯底里的女主人,攀過狹長黑暗的樓梯間偷偷窺過那幅畫,揭穿她卑微的快樂“為什麼你從來不畫我?”質問著他的丈夫。她必須要離開了。她只是個女傭,她畢竟還是屠夫的妻子。

十年後,在她已經慢慢習慣指甲縫裡的血腥味,那個家要她回去,女主人要見她。
“你知道我的丈夫兩個月前已經過世了嗎?”
“他要我給你這個。”
盒子裡擺著的是那對珍珠耳環,冰冷平滑的表面,灰與白的映出這個世界。
一個女傭終於自由。

————————————-

以上是Daka寫的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這本書的故事。
沒有了那只耳環,整幅畫就黯然失色頓時變的平凡。這告訴我們,女人買首飾有其必要性。
電影的版本被改的支離破碎、失去了原有的重心。( 雖然有粉嫩痴呆的Scarlett Johansson : p )
根據daka的說法,這本書其實就是西方不夠力版的大宅門。
下面是關於這本書的介紹。

————————————-

以十七世紀荷蘭大畫家揚‧維梅爾(Jan Vermeer)的名畫「戴珍珠耳環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為創作主題的同名歷史小說,是去年美國文學類排行榜上最令人驚艷的新秀。這是作者崔西‧雪佛利爾(Tracy Chevalier)的第一本小說,不但在去年底獲得了全美最大連鎖書店-邦諾書店頒發的年度最佳新人獎,隨即在《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上成為熱賣書,銷售數字至今更直逼一百二十萬本,同時也成為美國一些讀書會、讀書俱樂部最常被選出討論的一本書。

相較於最受矚目的「光與影的魔術師」林布蘭,維梅爾的畫作雖不多,且大都是描繪家庭生活,但他善於捕捉色彩與光影的微妙變化,以精準細緻筆觸表現主題的質地,使他成為西方油畫史上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而他常也以畫中耐人尋味主題與構圖,引起觀者無限的想像,如他最受歡迎的名畫「戴著珍珠耳環的女孩」,就像謎一般,魅惑了世人好幾個世紀。維梅爾以沉黑為背景,襯托出少女的一臉嬌嫩、雙唇的潤濕感、水靈的雙眼及優美的輪廓。尤其是她明亮的眼眸中隱含著熱切,率直及欲言又止的神情,更讓人對少女與畫家之間的關係產生無限的遐想。

《戴珍珠耳環的女孩》一書就是以此想像出發演繹的動人歷史小說。書中的女主角,也就是維梅爾畫中那不知名的少女,原是維梅爾家中的女僕,由於少女心儀大師的才華,及天生對藝術的敏銳,使得少女有機會跟維梅爾接近,並不時地給予大師作畫上的建議及激發他的靈感,成為他的助理,最後更成了他畫中的模特兒。作者在書中勾勒出維梅爾與少女及他善妒的妻子之間的三角關係,並呈現維梅爾家族成員之間的複雜且緊張關係。






——————————————–

Jan Vermeer畫作的顏色總是很甜美,感覺世界很美好。話說我的西畫老
師的偶像林布蘭,我剛到美國第一次上大都會博物館,總算看到林布蘭原
作(奇怪為什麼這麼多赫赫有名的大作都被挾持到美國來了?),雖然他
也是一代名家,可是平平是肖像畫,我覺得他的人物顏色儘管有運用神奇
的打光效果,但是每個人看起來都好陰沉,好像剛經過勞改一樣。可能是
我年紀不夠,沒辦法欣賞這種深度吧。

好包子 at April 7, 2005 11:45 AM comment

原來“磨坊”是他畫的。說到西畫,“名畫檔案”這個網頁很不錯…

http://fineartfile.idv.tw/

名畫一定是因為被挾持來美國才不快樂的啦!
抓鬼特攻隊裡不也這麼說,大都會可是全世界怨念大集合的地方啊~
每次去它像迷宮的閣樓都會幻想會不會突然打洋被關起來了
突然之間那些椅子啊櫃子啊人物畫都會變的很陰森…

Derek at April 7, 2005 02:06 PM comment

我常覺得現今可讓人一讀再讀的書太少
而這是其中一本,對於光與影的細膩描述,無懈可擊
當初是先看了原著,再託國外的朋友寄來 DVD (這部電影,台灣並沒有上映),然後再看中譯本
發現後兩者都沒有忠於原著

呵… 大概很多好書都被譯者給糟蹋了 ^^;
是不是得用原文閱讀,才能真正認識一本好書呢?

agogovicki at November 10, 2006 01:08 AM comment

我覺得不一定
只是國內翻譯環境的不健全

還蠻能認同記得不知誰說來著
一個讀書人一生至少該翻譯一本書…

Derek at November 11, 2006 03:14 PM comment

電影有上演啊,只有在少數幾家會上演 優質電影的戲院才有機會觀賞,下次可多嘗試,真善美,長春,台北光
點這幾家….
我正在閱讀這本小說,真是愛不釋手,每天讀一點點,捨不得一次看完…

Zoe at January 25, 2008 03:41 PM comment

謝謝你提供的資訊 :)
其實我還沒看過那本小說呢
不過有時一幅畫、一首曲子,勝過千言萬語…

Blog Owner at February 22, 2008 03:52 PM Reply

紀德說的。

一個讀書人一生至少該翻譯一本書…

“每一個優秀的作家都應該至少為祖國翻譯一冊優秀的文學作品。”
在”大亨小傳”林以亮導讀文章中寫到。
~~~
維梅爾的畫真是令人百看不厭。

ps,你的部落格很豐富:D

路人

eyestar007 at February 16, 2008 10:01 PM comment

啊哈,感謝妳,原來是紀德說的~ XD

謝謝妳的鼓勵!
希望能趕緊把工作搞定
好記錄分享更多的東西…

Blog Owner at February 22, 2008 03:58 PM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