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62006
 

heavenly

上週末想暫時拋開一些面臨的難題,和在這兒的每一處,週五下了班,燒了一些留下來的CD,便驅夜車直奔Lake Tahoe。

之前好像是Caroll曾給我看過Lake Tahoe的照片,當時心裡就想有機會一定要去這個北加知名的高山湖兼滑雪聖地瞧瞧,來了SF半年多,因為居無定所的心情,到現在還沒去滑過雪。但此時此刻想要逃,想要用速度解脫自己的心情又到達了最高點。晚上九點半出發,近一點抵達South Lake Tahoe,隨便找了家Motel包個7-11臘腸堡便睡了。一早起來發現半夜下了薄薄的雪,來加州後都忘了車裡還有刮刀這種東西。租了板子,想該去風景佳的Heavenly還是適合練功的Kirkwood,既然是Tahoe處女航,最後還是決定去Heavenly 賞景。Ernies Coffee Shop的早餐不錯。

Heavenly
這名字一點不假。在Lake Tahoe旁最大,視野最佳的雪場,逍遙地滑曳在離湖面一千公尺的堎線道上,像在天空飛一般地鳥瞰Tahoe湛藍透澈的湖面和週圍披上白雪的山峰,啟止一 個爽字了得。強風將大衣鼓得飽滿,挾雜晶晶粉雪,我像是迎風的帆,浮沉在天際。沒想到過完年這個週末一向人最多的雪場,並沒有想像中擁擠,雪況極佳。 Tahoe真的很美,但也許是上週才從南加美景至樂吃到飽回來,並沒有讓我那樣無比震撼。


每回雪板總能讓我忘記一切。像痞子般全身鬆懶地自在飄移,在離開地面的一瞬間感受全身所有細微的變化。儘管曾如此瘋狂地為這項運動著迷,儘管昨天之前還以 為能像從前一般用專注和快感來忘卻一切,但似乎有些東西變得不太對勁。幾乎確定已不再那樣為它瘋狂,即使現在就很想把Atomic Alibi的板子給 它敗下去。需要時間沈澱的東西無法在飛旋間甩脫忘卻,我只能繼續在雪中呼喊著。

Lift Talk
米甲:「時代真是不一樣了,小孩現在需要錢上大學…想要生活好一點兒,還得唸學士碩士什麼的,唉…」
米乙:「對啊,想二三十年前,就算只在加油站工作,也一樣可以過的很好」
米甲:「但如今每天時間都花在工作上了,這又算什麼生活呢」
米乙:「也許不同的地方就不一樣了,這兒的房子現在可真是貴…要是到中西部什麼的…雖然悶了點,但日子可以過的很愜意吧~ 」
澳: (濃厚魯蛋腔)「我完全同意你們,我想,重點是你要知道你的人生要什麼吧」
台: (台式英文)「嘿,你來自雪梨?我到過中澳,真是鳥不拉屎的地方,但一個在那兒過的怡然自得的司機曾告訴我,沒有無聊的地方,只有無聊的人。」
米澳: 「一點兒也沒錯,的確是這樣啊…」
(Lift到頂停下,四人分往不同方向而去)

Ending
一整天的滑雪,最難忘的時間永遠是打洋前的最後一趟Lift,而倒數第二趟為了要再多凹一次,總是衝最猛速度最快。因為沒剩多少人在山上,加上是最後一滑,感覺起來格外痛快。獨自滑在無人靜悄的雪地裡,只聽得見刷地聲、風聲,呼吸聲。今天也只有這趟,真正使我忘了所有的一切。總會有些貪心的年輕人,想要 把最後一趟給他慢慢磨到最長,我總是其中之一。最後還不自量力地在腿都沒力站起來快要抽筋的情況下去滑高級饅頭,結果當然是用屁股滑下來的,光看到最後一 段幾百呎高的饅頭腿都軟了。今天結束的妙,就在快到基地自已為已小抓到刷背的訣竅時,看到前頭一個韓國仔最後摔得很好笑,自己速度一快,又前撲翻了個大車 輪,恰恰好從天而降一屁股跌坐在他旁邊。眼鏡鏡片還連同Goggle一起甩飛出去,掉在二尺外的雪地上敲出”噹~”一聲輕脆響亮。我看看他,他看看我,二 人相視哈哈大笑。我說基本上我們是用坐的下來的,他說他知道。之前有個帥妞扭腰耍馬尾,一路點雪輕鬆地下坡,我們二個一定都感到十分羞恥,貪心的最後一滑啊。

雪板樂

登嶺之際  雲雪如煙花眷戀  忽明忽滅   散盡凜凜蒼穹
腳踏飛鴻  雲霞在肩   道林起伏豪氣萬千
晶紗是 大地的血  劃開後轉眼隨風散去
雪地是鬆軟過頭  陷進去立刻極度上癮
冰枝縮影了大地   小雪捏皺了湖心
慵懶搖擺山林間  雪在飄  心在沸
左右不相棄   快慢不相離
所有的飄泊  都得在凌空的一瞬間打住
將來暫時不重要  因為
雪板時的恣放  像風一樣

( 魯比,格式借我抒發一下XD )





——————————————–


1. 給你看照片的是我
2. 米澳是瞎密

snailegg at January 16, 2006 10:40 PM comment

喂 作弊!
感謝這位先生的捧場 不斷引用我的亂書
但是 滑雪也能套火爐的詩有沒有搞錯

企鵝包子 at January 17, 2006 11:18 AM comment

to Susan:
1.原來是妳(握握手)
2.那趟lift上坐了二個米國佬、一個台灣郎,一個澳洲客

to 黑棉羊包子:
本來剛好想到最後二句,後來索性就造樣造句了 XD
您大頭有大量,不要介意…

Derek at January 17, 2006 01:33 PM comment

我也想滑雪!!
可是我有障礙… > <

weimew at January 17, 2006 01:37 PM comment

我知道米和澳啦
ㄚ我問的是最後一句的說話人,”米澳”是瞎密?是說兩人一起說嗎?
呵呵

snailegg at January 17, 2006 05:49 PM comment

康:
你會不會過的太爽了 你姐在台灣作翻譯小姐 辛苦地服侍分析師大爺
每天最期待的時光 只有中午跟研究助理吃飯打混的一個小時
決定明年春節去你那邊滑雪 你要教我雪板呵

你姊 at January 17, 2006 08:03 PM comment

weimew:
有啥障礙??找個地方滑就是啦~~

susan:
是的 呵呵

姊:
我也不過就週末假期去滑個雪咩,平常也是很辛苦的
想學雪板可以啊,不過比起滑雪一開始狂摔挫折感會很重
不是很快能學起來的,且一天就可以讓妳骨頭散掉

Derek at January 18, 2006 03:29 PM comment

是的,我以我曾經摔成粉的臀骨發誓,’一天就可以讓你骨頭散掉’絕對是隨便說說而已啊!!

黑綿羊包子 at January 18, 2006 10:16 PM comment

neworder可以借我附身一下嗎

這輩子最想從事的運動 就是snowboard阿阿阿阿阿阿

…. 我不要只是從ps跟看電視來體驗阿… 我也要來個360degree 平空旋之類的

可惡!

samishi at January 23, 2006 02:50 AM comment

可以的,下次我做180度時會在心中默念samishi名字的 :p

Derek at January 26, 2006 02:18 PM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